您的位置:  首页 > 官员专家话海洋 > 2017年

海洋产业结构变动对海洋经济增长影响的时空差异研究

2017-11-15 19:57    来源:区域经济评论

 20世纪90年代以来,中国海洋经济进入快速发展时期,1996—2016年中国海洋生产总值(GOP)年均增长率达到11.62%,连续多年增长速度高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长速度,2016年全国GOP为68000亿元,占GDP的9.5%,海洋经济已逐步成为带动东部地区率先发展、拉动国民经济发展的有力引擎。同时我们应该看到,中国GOP占GDP的比重仍低于发达国家15%—20%的水平,海洋经济发展中存在的不平衡、不协调和不可持续问题依然突出,海洋产业结构同构化、低度化问题也亟待解决,结构性因素已成为驱动海洋经济稳定增长的重要因素,我们有必要从产业结构的角度分析海洋经济增长。国家“十三五”规划中,首次以“拓展蓝色经济空间”之名将海洋经济纳入区域发展战略中,指出要坚持陆海统筹,壮大海洋经济,优化海洋产业结构。2016年部分传统海洋产业下行压力加大,海洋新兴产业稳步发展,海洋服务业比重持续增加,海洋经济实现了“十三五”良好开局。

 海洋产业结构与经济增长的相关研究主要是基于对产业结构和经济增长理论的借鉴,没有形成一套具有海洋经济和海洋产业特色的产业结构理论。国内外对于产业结构与经济增长的理论研究已经较为成熟。中国学者也对海洋产业结构的相关课题进行了大量研究,但多数是采用研究内陆产业结构的方法来分析海洋产业结构相关问题。海洋产业结构发展演变的研究表明海洋产业结构演变具有特殊性,且在研究方法上也实现了从基本描述到数量方法的使用;对海洋产业优化调整分析较多的是海洋产业合理化和高级化测度。海洋产业结构变动与经济增长、海洋产业结构贡献度属于新兴研究热点,主要方法包括多部门经济模型、计量模型、灰色关联分析、偏离—份额分析。狄乾斌等(2014)利用多部门经济模型分析1997—2011年中国海洋产业结构变动对海洋经济增长贡献的时空特征。王端岚(2013)、盖美和陈倩(2010)、胡晓丹(2015)分别以福建省、辽宁省和广东省为研究对象进行了相似分析,但是对单一地区的分析缺乏与其他沿海地区的充分比较。张岑和熊德平(2013)以浙江省为例,将协整分析和误差修正模型应用到海洋产业结构变动对经济增长影响的分析中。洪爱梅和成长春(2015)基于全国、江苏省及沿海三市运用偏离—份额分析江苏省产业结构的差异,实现了多尺度的数据比较。周景楠和白福臣(2015)运用动态偏离—份额模型分析广东省海洋三次产业结构变动与经济增长情况。

 综上所述,将计量经济学面板数据模型运用于海洋产业结构变动对海洋经济增长影响的分析中,从海洋产业结构发展演变和优化调整中得到思路,在省级尺度上分析比较海洋产业结构变动对于经济增长的时间演变差异和空间聚类差异,充分比较沿海地区各个省份海洋经济的发展情况,为建立现代海洋产业体系提供依据。

 一、海洋产业结构变动对海洋经济增长影响的实证分析

 1.模型的估计与检验

 首先对面板数据进行单位根检验,检验结果表明,各时间变量序列在10%以下的显著水平都是平稳的,这就排除了多重共线性的可能。其次利用各省(区市)海洋生产函数,拟合三种形式的面板数据模型,通过F检验和LSDV法进行混合模型和固定效应模型的选择,通过LM检验进行混合模型和随机效应模型的选择,通过Hausman检验确定随机效应模型和固定效应模型。经过多次筛选和检验,最后选定个体固定效应变截距模型的估计方程为最优的模型进行分析。从估计结果来看,海洋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产值每增加1%会带动海洋经济总产值分别增长0.0891%、0.1834%和0.3628%,海洋产业越来越趋于Ⅲ>Ⅱ>Ⅰ的海洋产业高级化进程。海洋资本凭借较大的资本存量对海洋产出拉动较大,海洋资本存量每增加1%会带来海洋经济总产值增长0.295%,相比之下海洋劳动的影响最小。

为进一步分析海洋产业结构面板数据中个体截面和时间演变的差异,对模型进行如下处理:首先,以2005年为时间节点,将研究期限划分为2个阶段,即1997—2005年为阶段1,2006—2014年为阶段2。其次,为了便于区域层面上的比较和分析,将中国沿海地区划分为华北沿海经济带、华东沿海经济带和华南沿海经济带。

 分阶段后,产业结构演变特征得到更明显的呈现。1997—2005年海洋第一产业、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产值每增加1%会带来海洋经济总产值分别增加0.3422%、0.0604%和0.1443%。海洋资本在这一时期发挥着巨大作用,海洋资本每增加1%会带来海洋经济总产值增长1.8538%。华南沿海经济带和华东沿海经济带城际发展差距在2005年达到峰值,佐证了以2005年为分阶段时间节点的重要意义。2006—2014年海洋第一产业的比重持续下降并维持在较低水平,依托海洋生物工程、海上矿业、海洋电力等海洋第二产业的大力发展,海洋产业结构逐步实现了升级,阶段2中对海洋经济的拉动从强到弱的海洋产业依次为Ⅲ>Ⅱ>Ⅰ。

 从三大经济带来看,华北沿海经济带的海洋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大于华东沿海经济带和华南沿海经济带,华北沿海经济带内辽宁省、河北省、山东省均有发展渔业的良好条件,海洋渔业仍作为其海洋产业发展的支柱产业带动海洋经济增长。华东沿海经济带海洋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每增加1%对海洋经济的拉动作用分别为0.29%和0.31%。除江苏省将海洋渔业作为重点产业发展外,上海市和浙江省海洋产业均以海洋运输业、海洋船舶工业及海洋旅游业等海洋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为发展重点,所以整个华东沿海经济带海洋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对海洋经济拉动作用大。近年来,华南沿海经济带海洋第三产业比重基本维持在50%以上,相应的海洋第三产业对经济拉动作用较大。在华南沿海经济带,海洋资本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大,这与海洋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发展需要更多资金支持相吻合。海洋劳动在分区域后未表现出明显对海洋经济的直接拉动作用。

 (具体的模型设定、计算公式和指标说明详见杂志原文)

 2.计量结论

 通过以上面板计量数据的分析我们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第一,总体来看,中国1997—2014年海洋三次产业对经济增长均有不同程度的正向影响,按影响程度排序分别为海洋第三产业、海洋第二产业和海洋第一产业。海洋资本对海洋经济的拉动作用明显,但是海洋劳动的影响较弱。

 第二,以2005年为时间节点进行分析,细化地展现了海洋三次产业对海洋经济增长的阶段性差异。尽管划分了阶段,但这仍然是一个相对静态的结论,伴随着海洋产业结构的转型升级,需要从海洋三次产业结构的变动中考量其对经济的影响,由此得到海洋产业结构对经济增长的时间演变差异。

 第三,按照沿海三大经济带划分,海洋产业结构演变及其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存在区域差异,三大经济带具体差异的原因需要从区域内部各省(区市)入手,考察海洋产业竞争优势和劣势,得到海洋产业结构变动对经济增长影响的空间差异,进而确定未来海洋产业结构如何调整以实现对海洋经济的促进作用。

 二、海洋产业结构变动对海洋经济增长贡献度的差异

 将多部门经济模型运用到海洋经济当中,将海洋经济划分为3个部门,也就是海洋三次产业,计算海洋产业结构变动对海洋经济增长的贡献度。(具体计算公式详见杂志原文)

 结合相关产业结构演变规律和沿海地区各省(区市)产业数据进行分析。1997—2000年,沿海地区各省(区市)经历了传统海洋产业发展起步阶段。除福建省外,沿海地区其他省(区市)Z值均较小,说明这一时期海洋产业结构未出现明显变动,未能引发对于经济的拉动作用。福建省在1999年先于其他省份实现了海洋第二产业产值迅速增长,从而使得海洋产业结构变动对经济增长贡献度陡然增加,Z值为120.54,占海洋经济总产值增长率的比重达到589.32%,原因是“九五”期间福建省在发展传统海洋水产业和港口的基础上,以盐业化工为重点开发对象,进行围海造地和开发矿业,发展临港工业,加强海上石油的勘探和海洋药物的开发。2001年,沿海地区各省(区市)出现了Z值第一次普遍显著增长的情况,广东省、福建省、广西壮族自治区、河北省和浙江省尤为明显。2003—2004年,福建省、上海市、广西壮族自治区、辽宁省、海南省、江苏省、天津市、山东省出现了连续两年贡献值跳跃上升的过程。2005年,全国海洋第三产业首次超过第二产业,进入了海洋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交替演变的海洋产业高级化过程,各省(区市)也争相实现海洋产业结构的优化与升级,海洋第三产业重新进入高速发展阶段,海洋信息、技术服务等新型海洋服务业逐步凸显并实现快速发展,推动了海洋第三产业重新成为海洋经济的支柱。

 总体来看,海洋产业结构水平在全国和省份尺度上都趋于高级化和合理化,这种产业结构的变动确实对海洋经济增长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在2001年、2003—2004年、2006年都表现明显,但是自2006年起沿海各省(区市)的海洋产业结构转型处于较稳定状态。同时我们看到这种贡献度存在明显的省份差异,福建省在时间上先于其他省份进行产业结构变动,广东省、山东省在数量规模上实现了对海洋经济的巨大拉动,上海市凭借海洋第二产业、第三产业迅速崛起实现领先发展,而河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海南省等省份海洋产业基础较为薄弱,产业结构变动迟缓。

 三、海洋产业结构及其竞争力空间差异

 把沿海地区各省(区市)海洋经济变化看作一个动态过程,以全国海洋经济发展作为参考系,将各省(区市)海洋经济总量在某一时期的变动分解为份额分量、结构偏离分量和竞争力偏离分量等三个变量,三者之和为总经济增长量,其中结构偏离分量和竞争力偏离分量之和称为偏离分量。通过对三个分量的分析找出各省(区市)海洋经济发展或衰退的原因,分别分析其产业结构优劣和自身竞争力的强弱,逐步确定未来海洋经济发展的合理方向和海洋产业结构调整的策略。

 1997—2005年和2006—2014年沿海地区GOP的总经济增长量G均为正值,说明分阶段沿海地区各省(区市)GOP增长速度分别比基期1997年和2005年全国GOP增长速度快,且阶段2比阶段1总经济增长量有显著提高,海南省、河北省、江苏省、广西壮族自治区由阶段1低于平均水平到阶段2实现普遍上涨,说明GOP有较大程度的增长,海洋经济整体发展势头良好。总偏离量除1997—2014年浙江省为负值,其余省份均为正值,浙江省在海洋产业结构转型后期,新兴海洋产业发展缓慢,导致产业结构出现偏离,整体来看,沿海地区海洋产业结构水平优于全国海洋产业结构水平,但两阶段的表现形态存在较大差异。在阶段1,沿海地区海洋产业发展两极化严重,广东省和福建省实现率先发展,因此产业整体发展水平远高于其他地区,而海南省、河北省、江苏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在产值和产业水平上均处于落后状态,地区差距明显。在阶段2,上海市、福建省、山东省引领海洋产业发展,数值差异上变小,其他沿海地区海洋产业整体发展水平普遍得到改善。

 为了更直观地看出空间聚类情况,选取沿海地区各省(区市)的区域增长份额、产业结构偏离份额、竞争力偏离份额以及海洋三次产业的产业增长分量、结构份额分量和竞争力偏离份额构造矩阵,利用SPSS20.0中系统聚类方法完成对数据的处理,结合系统聚类的结果将沿海地区分为四类,分别是海洋产业优势发展地区:上海市和福建省;海洋产业发展较好地区:山东省和广东省;海洋产业发展一般区域:辽宁省、江苏省、浙江省、天津市;海洋产业发展落后区域:河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和海南省。1997—2005年和2006—2014年沿海地区GOP的份额增长分量N均为正值,说明GOP实现较快发展,全国平均增长效应明显。结合系统聚类结果分析区域差异,广东省保持了两阶段的领先地位,山东省、上海市紧随其后,领先其他地区海洋经济增长;福建省、辽宁省、浙江省、天津市在阶段2颜色加深,份额分量实现较大增长;但是河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和海南省在两阶段内都为白色,相比之下增长较缓,成为海洋产业发展较为滞后的地区。

 结合三次产业结构偏离分量和竞争偏离分量、各省(区市)产业结构演变特征、主导产业数据对四类空间聚类差异进行分析。首先,上海市和福建省作为海洋产业优势发展地区,在产业结构优化过程中优势明显。上海市海洋产业得以发展主要基于海洋第二产业的快速发展和海洋第三产业的绝对优势,使得其在区域海洋经济中整体发展靠前。福建省优势发展的主要原因在于特色发展和竞争力强,两阶段竞争偏离分量分别增加17181.10亿元和8662.12亿元,远高于其他沿海地区。其次,海洋产业发展较好的地区:山东省和广东省。2014年,山东省和广东省的GOP之和占全国的36.06%,两个省份的海洋产业整体发展水平高于全国海洋产业平均发展水平。但是,广东省海洋经济存在“大而不强”的特点,具有竞争力优势的产业部门占比过低;山东省作为海洋第一产业出现明显衰退,海洋第二产业技术和劳动转化效率低,海洋第三产业中的很多新兴产业处于试验阶段。再次,辽宁省、江苏省、浙江省和天津市作为海洋产业发展一般区域,发展状况大体一致,主要表现为海洋经济总体发展势头良好,但是海洋三次产业发展不平衡、产业结构相对单一化、产业结构调整速度较慢,造成了和全国平均水平的差异。最后,海洋产业发展落后区域GOP规模小,而且河北省出现了GOP下降的情况,3个地区在产业结构、竞争力上都存在劣势,整体上传统海洋产业仍占主导,海洋新兴产业较弱,缺乏特色主导产业。

 四、结论

 第一,中国海洋产业结构的演进趋于合理化和高级化,但海洋产业结构变动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越来越低。海洋产业结构演变基本遵循海洋传统产业主导下第一产业和第三产业竞相发展,海洋第二产业快速发展、与海洋第三产业交替演化主导海洋经济增长,逐渐实现海洋产业高级化和合理化的过程。1997—2005年海洋产业结构变动对海洋经济增长具有巨大的推动作用,但是自2006年起沿海地区各省(区市)的海洋产业结构转型处于较稳定状态,海洋产业结构变动对于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有限。因此,在优化海洋产业结构的过程中,需要更加注重提升海洋产业发展方式与发展质量,发挥科技引领作用,提高海洋产业供给质量,改造升级传统海洋产业,掌握海洋产业发展的核心技术,培育海洋产业的市场竞争力。

 第二,中国海洋产业结构演进的稳定性较差,存在明显的发展差异性。海洋产业结构优化缺乏稳定性,不断有新的产业形态孕育产生,海洋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相对地位时常处于变化之中。海洋经济发展不平衡,2014年山东省和广东省GOP之和是海南省、河北省和广西壮族自治区GOP之和的6.16倍,东部沿海地区海洋经济在规模和产业结构调整中迅速实现领先,而南海海洋产业基础较为薄弱,产业结构变动迟缓,海洋经济相对落后。因此,在提高海洋经济总量的基础上应该注意发展平衡的问题,发挥沿海地区各省(区市)海洋产业的比较优势,福建省、山东省、辽宁省等依托传统海洋渔业发展优势,大力发展远洋捕捞,实施“蓝色粮仓”行动计划。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等发挥海洋第二产业优势,推动海洋装备制造业发展。海南省、山东省、辽宁省、广东省等积极发挥海洋旅游资源优势,带动滨海旅游等消费性产业发展,在保持现有海洋产业可持续发展状态下,逐步缩小区域发展差距。

 第三,海洋经济发展区域差异明显,需针对不同海洋产业发展程度制定不同的发展战略。对于海洋产业结构优势区域来说,上海市应该利用其经济发展程度高,人力、资金和技术要素丰富的优势,加快海洋科技创新,大力发展海洋现代服务业,与江浙一带海洋优势产业形成互补,实现地区间的分工与协调。福建省需要继续保持在海洋渔业、海洋交通运输业和滨海旅游业上的竞争力优势,突出福建省丰富的海洋文化,提高海洋文化对产业发展的推动效应,升级海洋产业价值链。广东省和山东省需要解决海洋产业“大而不强”和发展瓶颈的问题,广东省应充分利用在海洋油气资源开发利用方面的区位、资金、技术优势,促进南海海洋油气资源的开发,同时抓住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支撑省份的地位,充分利用海洋经济规模及产业基础优势,加快对外开放步伐,加强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海洋产业合作。山东省依托山东蓝色半岛经济区国际级发展战略,增强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集群带动作用,培育滨海旅游业和海洋交通运输业等主导产业,重点发展船舶与海洋工程装备材料等先进制造业,同时加大对海洋第三产业的投入和政策扶持力度。

 对于海洋产业一般发展区域,主要解决产业结构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优化调整海洋产业结构,发展技术密集型海洋产业,充分利用海洋科技实现海洋第一产业和第二产业的优化升级,把握海洋第三产业在结构和竞争力上的良好势头,加快发展海洋新兴产业,促进海洋产业结构高级化进程。河北省和天津市要依托京津冀协同作用,实现区域间产业链的顺利对接,河北省要进一步加快发展滨海旅游业、海洋生物医药业、海水综合利用业,天津需要实现传统海洋产业的转型升级。广西壮族自治区和海南省首先要扩大海洋产业规模,在实现规模效应的同时注意发挥区域资源禀赋优势,如海南省和广西北部湾经济区继续发挥滨海旅游资源优势,海南省改善传统渔业发展方式,使海洋渔业由数量型转变为质量效益型,争取南海油气资源勘探开发利用权,加快发展海洋油气及化工业,培育具有竞争力的优势产业,避免产业结构同构化、低度化,提高生产性服务业专业化程度及附加价值。

 本文节选自《区域经济评论》2017年第5期

 作者简介:马学广,男,中国海洋大学法政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博士(青岛 266100)。



主办:国家海洋局战略规划与经济司  网站建设:国家海洋信息中心

联系我们:hyjj@mail.nmdis.org.cn 联系电话:022-24301316

津ICP备05001020号-11  备案证书文件